第十四章 通天真人
    沙士密道:“此宝要怎样才能识出真假?”

    和尚道:“能识者只有十人,贫衲也不明其奥!”

    沙士密近问道:“哪十人呢?”

    和尚叹声道:“贫衲多言了,阿弥陀佛,少施主,如不是你,贫衲定不愿再开口!”

    他停一下接道:“真正而完全了解此宝之奥者,恐伯只是三个人,其余七人如南海神君,也不过略知其概而已,第一位是‘无边大士’,第二位是,通宵真人’,第三位是‘修眉罗汉’,三人中有两个是我佛门中当今最具高德之人,一位则是道门中第一号人物!”

    大家记下他的话,又走了不少路,和尚忽然道:“不好!有人先你们去夺了!”

    远远的山头上幻出一片银光,卓文蒂惊叫道:“那农家就在山下!”

    沙士密沉着道:“我们冷静一点,也许不费四两力即能得着东西,先看看再说!”

    和尚道:“贫袖不便出面,诸位快点去。”

    沙士密笑道:“大师,我们也暂时不露面,同行仅妨!”

    和尚道:“少施主,你看出夺宝的一面吗?”

    沙士密道:“是不信邪亲自出马,再加上她几个女徒!”

    和尚点头道:“贫衲伯遇上她,还是不去的好!”

    九王子笑道:“大师,那就请便罢:“

    沙士密忽然向九王子道:“九哥,你和大师去罢,这场是非我不愿将你拖进去。”

    九王子笑道:“好,听你的!”

    回头道:“大师。我们远远的看!”

    和尚和九王子离开后,沙士密立即吩咐道:“胡大弟,你和卓姐不许出去,有事由我和沉天出手!”

    又向沙沉天道:“到时看我手势行动、走!”

    四人不敢反对,随他提功扑出。

    到了那座山,他们即在暗中窥伺,只见南海兄弟竞以四人之力联手对抗不信邪,那个女人真是在龙门山上所见的。

    沙士密轻声向沙沉天等道:“这女人好厉害,看情形她竞以什么神出鬼没的手段夺到了!”

    卓文蒂道:“真的啊,她左手还拿着那只朱红盒子哩!”

    沙士密道:“姜还是老的辣,南海兄弟情急必乱!”

    沙沉天忽然道:“当心,不信邪似有什么举动了!”

    沙士密轻笑道:“她要单独开溜,留下弟子阻敌!”

    卓文蒂道:“为何不见宇文素?”

    沙士密道:“大概留下在什么地方藏起了,这证明不信邪还看重她!”

    卓文蒂道!“我们怎办?”

    沙士密急急道:“我们火速离开,到南方数里外等着,不信邪要向这个方向溜了!”

    沙沉天道:“你有什么计策向这老妇夺取?”

    沙士密笑道:“看势而为!我说过要和她斗智,恐怕这就开始了!”

    卓文蒂道:“你夺了她的东西,她还不和你拼命?”

    沙士密笑道:“我估计她还不愿和我动手!”

    四人又悄悄地退下峰,照着沙士密预测的方向,提前赶到一处农村之前。

    沙士密忽然心生一计,忙对卓文蒂道:“你快到前面路旁那家去交涉一下,多给点钱,叫他们都出去!”

    卓文蒂道:“那能办得到吗?人家不怕丢东西?”

    沙士密笑道:“我说过给钱呀,钱可通神,那栋房子就算全买下,也不过几十两银子!”

    卓文蒂不能不依言去办,但在心中直嘀咕,勉强答应而去。

    沙沉天一见卓文蒂那种为难的样子,不禁哈哈大笑,向沙士密道:“你有什么锦囊妙计?”

    沙士密道:“天机不可泄漏!”

    正说着,忽见九王子单独飞奔而到!沙士密一见忙问道:“大师呢?”

    九王子道:“在后面,他说你有妙计了,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沙士密笑道:“打斗怎样了?”

    九王子道:“仍在激烈进行中,但大师说不信邪要开溜啦!”

    ’沙士密道:“原来大师也看出了,好,等会九哥就知道我的妙计了!”

    卓文蒂高兴地回来了,只见她高声道:“不负所托,成功了,仅花十两银子!”

    沙士密道:“我还忘了一件事,你先回去,叫房东卖给你几只鸡:我们要作饭吃,天大亮了,你就负责作饭吧。”

    卓文蒂道:“作饭我会,但要几只鸡干吗?”

    沙士密道:“也许有客人要来!”

    卓文蒂惊讶道:“这是计划中一部分吗?”

    沙士密道:“你明白更好!但你要易容,你是这家里的主妇了,懂吧?”

    卓文蒂脸一红,碎声道:“鬼计多端!”

    九王子哈哈笑道:“我也是这一家的成员之一了!”

    “大家快去换衣易容,胡大弟则不要露面。”

    九王子道:“你有把握吗?”

    沙士密道:“那还要安排一番!”

    沙沉天道:“如何安排法?”

    沙士密道:“你和九哥易容之后,一个到我们房子下方那条土网上去藏好,特别留心我们来路上的动静,一旦发现了不信邪,立即就在那网上现身,但不要面对她,或侧立,或背立,装出追寻什么人物一般,一个到房子对面的山上去,在山顶上依样行事。”

    九王子笑道:“你布下两个假南海兄弟!”

    沙士密微笑道:“然也!南海兄弟虽不见得来追她,但在不信邪的心中,自然处处留意。”

    沙沉天道:“你自己呢?”

    沙士密道:“运用之妙,存乎一心,我无法预定,到时候再临机应变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九王子道:“你当心不信邪识出来!”

    沙士密道:“她在慌急之下,其心必乱,其神不宁,老实说,我算定她绝没有沉着的心情来细察。”

    二人恐怕时间无多,立即分道而去。沙士密眼见他们去后,随即走向那户农家。一进门,他就看到一个乡下少妇在厨下生火作饭!不禁轻声笑道:“相好的,我回来啦,快端饭来!”

    乡下少扫就是卓文蒂,她真装得十二分相像,闻言轻骂道:“捣蛋鬼,我弟弟就在后面柴房里,听到多难为情。”

    沙士密大乐,走过去轻声道:“那是迟早问题!”

    卓文蒂白了他一眼,催道:“莫瞎缠了,快去换衣易容。”

    沙士密闻言点点头,回首已见地上堆着三只宰好的母鸡,又笑道:“快,一面作饭,一面煮鸡,我全靠那种香味儿钓鱼!”

    卓文蒂道:“人家不见得想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沙士密笑道:“这个你不清楚,不信邪没有旁的嗜好,唯有每顿须吃几只鸡,三斤酒!”

    卓文蒂噫声道:“你几时打听来她这些日常事儿?”

    沙士密道:“天下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,我要和她斗法、当然要搞清楚她!”

    卓文蒂道:“她在这种情形之下,那有心情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沙士密道:“你听说过有三种鬼,在棺材里伸手没有?”

    卓文蒂骂道:“你才是鬼话!”

    沙士密正色道:“那是一点不假。”

    卓文蒂见他十分认真,不禁他愕然道:“真的吗?哪三种鬼?”

    沙士密道:“第一是视钱如命的鬼,他死了还伸手要钱,其次是酒鬼,他死了还伸手说再来一杯,第三是色鬼!”

    卓文蒂噗哧一声笑了,骂道:“胡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沙士密笑道:“不信你就等着瞧!”

    他换了农家一套破衣,脸却变成一个乡下青年!顺手在门后拿了一把锄头,头上戴顶凉帽,大声道:“相好的,咱到田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卓文蒂白他一眼,理也不理,但却在暗中作鬼脸。沙士密刚刚出门,迎面就遇着十劝和尚。

    和尚未留意,反向他合十道:“施主,贫衲问询了!”

    沙士密暗暗好笑道:“大师,莫非找人?”

    和尚突然一震,他想不到这乡下人,竞能看透他的心意,忙又合十道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沙士密轻声笑道:“大师,你老怎的听不出晚辈的口音十劫和尚忽然啊声道:“少施主,你装得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沙士密轻笑一声,问道:“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和尚急急道:“快到了!”

    沙士密立即道:“大师,快到这村后去!”

    和尚道:“南海兄弟未被七星女缠住,也由三面追来。”

    沙士密道:“两下有无距离?”

    和尚道:“南海兄弟底知不信邪所逃的方向,距离甚远,不信邪先朝西走,后来才绕向这面!”

    沙士密催促和尚去后,他就在路旁地里装作锄草,暗暗留心来路上的动静。

    没有半个时辰,沙士密忽然嗅着一阵香味,他暗吞了几口馋涎,自语道:“鸡熟了,那老妇如再不经过这里,我可忍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意犹未尽,突见一条人影出现!

    沙士密一见暗喜,忖道:“来了,奇怪,她走得不太急啊!”

    一个老妇人徐徐地朝着这面走来,她的目光似是在观察身前身后的动静。

    沙士密故意低着头,但却向靠路夯的菜地里行着,锄头扛在肩上,口中哼着只有他自己才懂的调调。

    忽然,他将目光一抬,紧紧地盯着那妇人。老妇刚好走到,一见沙士密居然顿了顿,她举动很怪!

    沙士密非常沉着,两眼仍望着她。

    “小于,你看我体什么?”

    沙士密缓缓将锄头放下,举起破袖,擦了一把脸,老老实实地道:“老大娘,你老人家是不是有几个青年同伴?”

    妇人闻言一怔,急忙道:“我没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话没说下去,忽又转口道:“你是不是见到几个小姑娘?”

    沙士密摇头道:“不是姑娘,刚刚此处经过几位公子,他们曾向小的打听一个老太太的下落:对了,他们问我有没有一个老太太从此经过。”

    妇人嗯了一声,忽然将目光四处看看,似乎有所发现,面色一变!最后却把目光定在沙士密的脸上,沉声道:“小子,你是哪一家的?”

    沙士密指指自己的房子!

    妇人忽然耸了几下鼻子,显然是嗅到了什么,忙接道:“我要到你家里坐一会,有茶喝吗?”

    沙士密忽然道:“老大娘,你看那幼上,找人的还没走远哩!”

    妇人冷哼一声,摇头道:“他们与我无关!小子,你听到我说的话吗?”

    沙士密装着想起来,道:“是,是,是,小的家里有茶,你老请!”

    妇人巴不得早点进屋似的,她的脚却走在沙士密请字之前。

    沙士密紧紧跟在后面,心里在笑,眼睛在看,他如扒手一样,紧紧地盯着老妇的腰间。进屋之际,妇人似在暗中吁气!

    沙士密急忙端凳,献茶,招待非常殷勤!一阵香喷喷的鸡汤味,真如阻不住的暗流,源源地直朝鼻孔里钻,那种诱力太大了,尤其是饿了几顿饭的人,肚子里立时有如雷鸣,喉间痒痒,好生难受。

    “小子,那女子是你什么人?”

    妇人在借题作文章了!

    沙士密急忙陪着笑脸,道:“老大娘,她,她,嘻嘻!”

    妇人啊声道:“她是媳妇儿!”

    沙士密连忙应道:“是,是,是。”

    口中答着,心里笑着,眼睛在偷偷盯着卓文蒂,这举动半真半假,模样作绝了!

    妇人哈哈笑道:“你们脸还嫩,大概结婚还不久,喂,小子,她真会作菜啊!”

    沙士密连声道:“是,是,是,嘻嘻,今天她真忙!”

    妇人道:“你的家今天怎么着,有客人吗?”

    沙士密侧身道:“老大娘,客人倒没有,今天是我的生日!”

    妇人哈哈笑道:“原来如此,不然的话,你们这种人家不会随便杀鸡的,哈哈,锅里面大概煮着鸡吧!”

    沙士密嘻嘻笑道:“老大娘,你老的鼻子真灵!”

    妇人道:“小子,我还没吃饭呢?”

    沙士密顿了顿,那样子显得应对失灵,良久才道:“老大娘,你老就……就在我家里吃吧,饭快好了!”

    妇人又大笑道:“小子,你不要为难,我不会白吃你的,可惜你们乡村买不到好酒!”

    一言提醒了沙士密,不禁暗暗叫苦道:“糟,我忘了叫文蒂找酒。”

    正急着,忽见卓文蒂在厨下接口道:“当家的,那位老太太刚才说什么?”

    沙士密闻言,心中一喜,忖道:“她已准备了!”

    忙接道:“挂香,我们家里有酒吗?老太太可能喝得几杯。”

    卓文蒂听他替自己取个适合乡下姑娘的名字,不禁暗笑,接道:“哎哟,你真是,过生日我能不许你喝酒吗?昨天就替你准备好啦!”

    沙士密松了一口气,装作嘻嘻笑道:“桂香,那你就准备摆出来吧,先给老大娘吃,我们等一会。”

    妇人笑道:“看不出.你小子虽然生长在乡下,但却蛮懂礼貌,好,快拿酒菜来,我吃了还要赶路。”

    沙士密一阵忙,总算让妇人满意了,只见她挥手道:“小子,把门儿关上,我有个毛病,吃酒不愿让人家看到,否则我就不过瘾!”

    沙士密一面答应,一面暗笑道:“骗鬼,你是怕南海兄弟发现。”

    关好门,走进厨房:忽听卓文蒂传音道:“上钩了、下一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沙士密传音道:“不要急,你等着瞧!”

    妇人似乎有意拖时间十这一顿竞被她耗去一个时辰!

    沙士密成竹在胸,他不怕妇人吃了就走!这时由另外一道门走进去,装作稀奇似的道:“老大娘,今天咱们这门前真奇怪!”

    妇人闻言一愕,似有几分酒意的道:“奇怪什么?”

    沙士密道:“今天与往常不同呀,刚才又有几个公子模样的人物,从门口经过。”

    妇人似觉心里烦,仅仅喂了一声,反而大口倒酒!

    沙士密看到桌上的鸡要完了,随即向厨房,道:“桂香,菜还有吗?”

    妇人立即道:“小子,今天我够了。”

    她忽然想到什么似的,候地起身!将酒杯向桌上一放,招手向沙士密道:“小子,你过来!”

    沙士密暗忖道:“是下手的机会了!”

    当他走过去时,妇人沉声道:“小子,我给你十两银子!”

    沙士密装着推辞道:“老大娘,这,这使不得,一顿饭嘛!”

    妇人点头道:“你不错,不过我还有事情托付你。”

    沙士密闻言怔了一下,问道:“你老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妇人道:“我看你很老实,因此我有件东西想寄在你家里,可是你不能向别人提起这回事,日后我来取时,再给你十两银子!”

    事情大大地出了沙士密意料之外,他一听说,发发乎从心眼里喜得叫起来,他暗暗惊喜道:“妙啊!这下子省了我不少事!”

    她见沙士密没有说话,还认为这乡下小子真个老实,笑道:“小于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沙士密将错就错,连声道:“小的不知是件什么东西,如果太贵重……”

    他故意把话拖着不结尾,逼得妇人道:“不要保管太久,过两天我就来取走……

    沙士密豁然忖道:“是了,她怕南海兄弟截住,存心把东西打埋伏,好啊,你可倒霉了!”

    不能再推,点头道:“既然只有两天,那小的就遵命了!”

    妇人先拿出一锭银子,之后即拿出一只朱红盒子,才郑重吩咐道:“小子,你可不能打开这盒子啊。”

    沙士密道:“你老的东西,小的怎敢乱动!”

    妇人催道:“快拿去收起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 第1页/共3页

Copyright (C) 冰火中文 All Rights Reserved.